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两百六十章 责任

作品:我真不想当天师啊|作者:半卷残篇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6-03 16:07:22|下载:我真不想当天师啊TXT下载
  “西瓜,又甜又沙的西瓜……”

  之前的字画摊位,廉歌坐在长桌后,也没提笔再画什么,只是听着身侧的喧嚣嘈杂,看着身前走过的,熙熙攘攘,各异的行人,游人,

  摊位左侧,不远处是个买西瓜的,一个老农模样的人,头顶戴着顶草帽,推着辆三轮车停在路边,车里垒着些西瓜,还切开了个用作展示,

  摊位右侧不远,则是个卖小吃春卷的妇女,一边包着春卷,一边和顾客搭着话,顾客也一边站在一旁吃着,一边应着,

  “……您是过来旅游的吧?”

  “算是吧……出来走走,不知道怎么就走到这儿了……”

  吃春卷的顾客是个约莫三十来岁的女人,头发有些散乱,只是用着根皮筋捆着,也没怎么梳理,吃着春卷,应着声,不时有些出神,也不知是否吃出了嘴里的味道。

  “怎么就一个人过来了。”卖春卷的摊主包了个春卷,又递给了女顾客。

  “……一个人……至少要自在些。”女顾客沉默了下,然后摇了摇头。

  “也是,要几个人出来玩啊,你还得就着其他人,看他们想去哪。”

  摊主应了声,紧接着又出声问道,

  “这黄鹤楼上去看过了吧,感觉怎么样?”

  “看过了……”女顾客点了点头。

  ……

  听着两侧随着清风,在耳边响起的话语声,廉歌静静看着身前掠过的行人,

  或是带着孩子出游的一家子,或是互相扶持着,出门旅游的老人,或是依偎着的情侣。

  而就在这时候,

  一个穿着西服,提着公文包的男人,似乎只是路过景区口,步伐匆匆地沿着道路向前走着,

  已经掠过廉歌所在摊位后,又似乎想到了什么,顿住了脚,走回了摊位前,

  “……小哥,你这摊位是卖画的吧?”

  闻声,廉歌转过视线,看了眼摊位前的男人一眼,

  或许是之前过于着急赶路,男人额头上还带着汗水。此刻脸上神色显得有些急切,

  “对。”收回视线,廉歌点了点头。

  “有现成的吗,我来一幅。”男人看了眼长桌桌面,又看了眼廉歌身后,不禁出声问道,

  “想要什么?可以现画。”廉歌看了眼男人说道。

  “我赶时间……”男人有些犹豫。

  “很快。”廉歌语气平静地说道,

  “那行吧……”男人犹豫了下,又抬起手腕,看了眼时间后,点了点头。

  “想要什么画。”

  廉歌从凳子上重新起身,拿开镇纸,提起毛笔,同时问道,

  “你看着来吧,画些风景都行。”男人有些着急地说道,

  闻言,廉歌抬起头,看了眼男人,顿了顿目光后,重新收回了视线,手里的毛笔在纸上落下,墨迹晕染开,

  “……老哥你这么着急,是赶着回家?”

  一边落着笔,廉歌出声问道,

  “不是。”似乎是已经做下要等这幅画画完的决定,男人虽仍旧抬起手腕看时间,但脸上着急的神情却稍缓了些,

  “约好了和一位客户见面,赶着去见他。”

  “这都中午了,不吃完饭再去?”

  廉歌笔锋转换,沾了下墨,同时出声问道,

  “那小哥你不也没去吃饭,看这些摆着摊的摊主,不也还守着摊子吗?”

  男人笑着应了声,紧接着,脸上笑容又渐渐消失,摇了摇头,

  “我能等,客户能等,错过这一单子……家里可就指望着我过活呢,哪能不着急啊,”

  “那老哥你还停下来买这幅画?”

  廉歌笔触落在画纸上,微微笑了笑,

  “能问下,老哥你打算把这幅画挂在什么地方?”

  闻言,男人沉默了下来,紧随着,又摇了摇头,

  “……前段时间的时候,我女儿生了病,住进了医院。病房在二十几楼,从窗户口望出去,就只能看到隔着很远的其他高楼建筑。

  她已经在那病房里住了一个多月,昨天我去看她的时候,她跟我说,她想出去,不想待在病房里,她想去公园里看蝴蝶,看花草……但是她身上贴着生命体征监测设备,她连病房里都出不去……

  她就那么看着我,看着我……但是我一点办法都没有……甚至我连拒绝她的话都说不出口,我……”

  男人说着,重新沉默下来,

  “所以老哥你打算把画挂在病房里?”

  “我就想着买幅画,再买些其他东西,给她装饰一下病房,让她至少能开心一点。”男人点了点头,

  闻言,廉歌笔下的动作,停顿了下,

  放下了沾着墨的毛笔,廉歌提起沾染红墨的朱笔,给画上增添了些其他颜色,

  ……

  “……小哥,还要多久,我怕真来不及了。”

  沉默着,出神片刻过后,男人又抬起手腕,看了眼时间,不禁出声问道,

  “行了。”

  廉歌笑了笑,放下了手上的笔,看向摊位前的男人说道,

  “看看吧,看看怎么样,”

  廉歌说着,将画幅调转了下,正对着摊位前的男人,

  男人闻声,不禁低下头,朝着画上看去,

  紧接着,男人便愣住了,

  只见,画上,

  占据着画幅最多的,是连绵的群山,群山以水墨勾勒着,层层晕染而成,彰显着山的在厚重,

  群山高耸着,连绵着,一直从近前延伸至极远,将整幅画面割裂成两部分,

  画上半部分,群山之后,天空之上,阴云弥漫萦绕,狂风呼啸着,带着骤雨侵袭着山的脊背,似乎想将山也摧垮。

  画下半部分,角落里,乌云骤雨似乎也被山所隔绝,天空之上,雨过天晴,阴云被驱散,一缕阳光正从云中挥洒而下,

  那一缕阳光,正好照映在角落里,山脚处,最近处了一株花上,

  花似乎正随着清风轻轻摇曳着,一只蝴蝶正在花上停留,而那朵花,和蝴蝶,也是整幅画上,唯一带有色彩的部分。

  ……

  男人的视线,第一眼就被那连绵的山抓住,看着那山,仿佛隐隐有种莫名的感觉,

  感觉上,那座山好像很累,但它还是死死立在那里,

  紧接着,男人看到了那朵花,他明白了山为什么那么累,也不敢倒下来的原因,

  因为他怕自己倒下来的时候,会砸到那朵花,他怕自己倒下来后,山对面的狂风骤雨会吹进山谷,压倒那朵花,

  “……小哥,这幅画叫什么名字。”

  看着画,男人不禁出声问道,

  “那要看你看得是什么了。”

  廉歌笑了笑,

  “如果你看到的是山,那这幅画该叫责任。如果你看到的是那株花,和天上的云和光,那这幅画就叫雨过天晴。”

  看了眼那男人,廉歌笑着说了句,重新在长桌后坐了下来,

  “责任……雨过天晴……”

  男人听着廉歌的话,看着画中的群山,阴云,阳光,和那株花,喃喃自语着,不禁有些出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