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1、配角

作品:九叔万福|作者:九月流火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6-05 15:12:55|下载:九叔万福TXT下载
  建武帝登基的第二十二个年头,新年已过,但外边还是冷得不行。这个冬天漫长又阴沉,已经是二月份了,天气不见丝毫转暖的势头。

  昨天半夜,又下了雪。今天一大早,整个京城一片白茫茫,端的是朱墙碧瓦,玉宇琼楼。城东宜春侯府里,一个穿着灰褐皮袄的婆子咚咚咚朝锦宁院跑过来。她大步跨过门槛,扶在廊柱上匀了匀气,就慌里慌忙地喊:“大姑娘,大事不好!”

  一个头上双髻扎得紧紧的丫鬟掀帘子出来,她看起来十五六上下,正是少女年纪最好的时候,可是一瞪眼一挑眉,气势分毫不输:“大清早嚎什么嚎,没见着姑娘还在里面呢?”

  “哎呦,我的连翘姐姐,老奴这就是有事和姑娘说呢!”郑婆子大呼小叫,忙不迭就要往屋子里面走,“姑娘,大事不好啦!”

  大姑娘房里的规矩特别严,粗使丫鬟、婆子寻常只能在院子里活动,只有二等丫鬟才进得了屋,而大姑娘起居的卧房只有贴身伺候的一等丫鬟才能进。小小一进院子就规矩重重,现在连翘一看郑婆子大咧咧要进屋,顿时气得不轻,连忙用力堵住门:“放肆,还有没有规矩!姑娘的屋子是你能进的?”

  连翘是姑娘身边的一等体面人,平时在院子里威风的很,就是郑婆子也不敢开罪这位小辣椒。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,郑婆子竟然敢和连翘动手,一边推连翘的胳膊一边说:“哎呦连翘姑娘,老奴是真的有要紧事……”

  “连翘。”

  连翘听到声音顿时收敛起威风,连吵吵嚷嚷的郑婆子也安静下来,老老实实跪到门口:“大姑娘,老奴当真有要紧事禀报。”

  屋里繁花堆锦,温暖如春,一派富贵气象。一座多宝阁隔断了内外视线,过了一会,一个穿着藕荷色袄裙的丫鬟出来,柔声说:“姑娘开恩,进去吧。”

  “哎,是!”

  郑婆子忙不迭穿过多宝阁,穿过明灿灿的帷幔。这是她第一次进入大姑娘行动起卧的地方,郑婆子被两旁的锦绣晃得眼晕,她隐约看到一个端正秀丽的侧影,郑婆子不敢再看,连忙跪下:“大姑娘。”

  “说吧。”对方仅是一个侧影就好看的出奇,现在连声音都宛如玉珠相撞,动听至极,“什么事?”

  郑婆子突然产生一阵奇怪的感觉,她刚刚听说这个消息,惊的眼珠子都要掉了,一路顾不得雪滑,颠颠跑回来给大姑娘报信。风声尚没来得及传开,大姑娘更不会有千里眼顺风耳,今天大姑娘还没出门,按理绝不会知道前院的事。

  然而听大姑娘的语气……郑婆子总有一种荒谬的感觉,她怎么觉得,大姑娘似乎已经知道了呢?

  “姑娘,靖勇侯府,来退亲了!”

  程瑜瑾一动不动看着镜子里精致秀丽,完美的如同工笔画一般的眉眼,慢慢笑了出来。

  果然啊,他还是来退亲了。

  这个消息可谓平地一个惊雷,大姑娘去年十二月刚刚和靖勇侯定亲,这才过了个年,怎么就突然要退婚了呢?先不说靖勇侯府的举动荒唐不荒唐,仅是退婚这一件事,就足够惊悚了。

  对于一个女子来说,退婚即便是男方所致,后果对女方来说也是毁灭性的。经此一事,女方名节大损,恐怕,日后再难找到好婆家了。

  郑婆子一早上都被这个消息吓得心慌意乱,她说出来后,本以为大姑娘会大惊失色,然而她等了许久,只看到大姑娘对着镜子,轻轻缓缓地笑了笑。

  连翘、杜若等人没想到是这种事,她们俩被惊呆当场,等缓过神来,连忙喊道:“姑娘!这,这可……”

  连翘嘴快,噼里啪啦地问郑婆子:“你是不是听错了?在姑娘面前递这种话,我看你是不想活了!”

  郑婆子可谓一肚子委屈没处说,然而还不等她说什么,倒是另一个人替她解了围:“不会有错。”

  “姑娘?”

  程瑜瑾扣下镜面,她眉目如画,不笑的时候越发明丽耀眼,摄人心魄。程瑜瑾看着窗外的雪,眼神明明是安静的,却仿佛蕴含着莫可名状的嘲讽:“他果真来了。”

  程瑜瑾是宜春侯府大小姐,嫡母是宁王之女庆福郡主,父亲是宜春侯世子。她身为侯府长房嫡长女,说一声含着金汤匙落地也毫不夸张。

  正如她的名字一样,程瑜瑾就这样一路以别人家的女儿成长起来,她七岁启蒙,精通棋琴书画,通晓针线女红,又孝顺又听话,简直就是模范闺秀。其他府的姑娘们天天被母亲耳提面命,听到程瑜瑾的名字就生理性反感。

  顺风顺水太久,就会被人觉得假。背地里不失有人等着,等着看程瑜瑾定下什么样的人家,看她能不能一直显摆下去。

  没成想,还真能。

  程瑜瑾去年十二月跟随母亲去温泉山庄小住。宁王封地在江南,庆福郡主嫁入京城这么多年,依然不习惯京城的冬天。皇家女眷财大气粗,庆福郡主自己名下就有一个庄子,里面有专门的温泉眼。庆福郡主出门,妯娌们不好跟着去,小姑娘们倒是能跟着沾沾光。

  程瑜瑾身为庆福公郡主嫡长女,当然是随行的头一份。没想到搬到西山后,京畿连着下了三天三月的大雪,山路封闭,女眷们一时半会没法下山。

  庆福郡主早就派了家奴下山报信,只管在庄子里等着宜春侯府清路,来接她们就好。庆福郡主依旧悠哉悠哉地享受温泉,程瑜瑾却发现,二妹妹不见了。

  二妹妹程瑜墨是二房唯一的女儿,被二老爷、阮氏当做眼珠子疼,她在大房的庄子上走丢非同小可。事关女儿名节,程瑜瑾不敢声张,偷偷派了婆子去路口守着,又让连翘去打听程瑜墨晚间去哪儿了。

  没想到过了一晚,程瑜墨还是没回来,程瑜瑾这下知道事情严重了。她不敢托大,第二天一大早就去和庆福郡主禀报这件事。庆福郡主也吓了一跳,她对二房完全无感,可是二房的嫡女在她的地界上走丢了,终究庆福也没法交代。程瑜瑾昨天已经检查过庄子,庆福郡主只好派了人,去山上寻找。

  程瑜瑾逼问程瑜墨的丫鬟,打听出她们姑娘傍晚时看到雪诗兴大发,故而出门去赏雪,不知道怎么就走丢了。程瑜瑾听到气的不轻,立刻带上婆子,按照丫鬟所说的道路,亲自去找程瑜墨。

  后山何其之大,再加上下雪,没法辨认方向,她们走得非常艰难,按这个速度找遍全山根本不可能。她们只好分头寻找,程瑜瑾带着杜若走了一会,眼尖发现一个山洞。

  有山洞,洞口还有遮蔽物,可见这里一定有人来过!程瑜瑾连忙赶过去,然而她没找到程瑜墨,反倒找到了一个昏迷的男子。

  其实按程瑜瑾的性子,她完全不想理会来路不明的外男,他死活关她什么事?可是又多亏了程瑜瑾眼尖,她在男子身上看到了一枚私印。

  西北护军府霍长渊。

  霍长渊?朝中赫赫有名的常胜将军,大兴朝最年轻的侯爷靖勇侯霍长渊?

  很好,程瑜瑾决定救他了。

  程瑜瑾让杜若将霍长渊身体放平,男子身体重,杜若一个人忙不过来,程瑜瑾也蹲下搭把手。她正扶着霍长渊胳膊的时候,他迷迷糊糊醒来了。霍长渊感觉到有人在他身边,他费尽全身力气将眼睛支开一条缝,在半昏半暗中,他看到一个姝美精致的女子靠在他身边,明丽煊煊,美艳不可方物。

  “是你?”

  程瑜瑾没明白眼前只有她一个人,为什么还要问“是你”。不是她,还能是鬼吗?

  当然,程瑜瑾作为京师闺秀的标杆,自然是不会这样说的。她微微颔首,对着霍长渊轻轻一笑:“侯爷莫怕,我是宜春侯府长孙女,我母亲的庄子就在不远处。你且等等,我这就叫人来抬你。”

  霍长渊仿佛松了口气般,最后深深看了她一眼,就闭眼昏过去了。

  等她终于等来了接应的人,小厮抬着担架,说:“禀大姑娘,二姑娘已经找到了。郡主唤您回去。”

  程瑜墨找到了?这可再好不过,她一点都不想冒着冷气在外面装好姐姐。

  霍长渊在庆福郡主的庄子上昏睡了三天,期间醒醒睡睡,基本没有多少清醒的时候。而她们作为未婚女子,又不能往外男房里钻,好在很快山路被清除,靖勇侯府的人将霍长渊接走了。

  多亏了靖勇侯府帮忙,山路才能这么快通车。果然,结结实实靠战功起家的勋贵就是和他们这种花架子不一样,要是让宜春侯府来,呵,那可安心等着吧。

  程瑜瑾出门一趟就救了个人,回府后程老夫人又好生称赞了一番。程老夫人,庆福郡主,包括程瑜瑾都心照不宣,这么大的恩情,靖勇侯府总该有些表示吧?

  果不其然,没过多久靖勇侯老夫人,霍长渊的母亲霍薛氏亲自上门,感谢程瑜瑾出手相救。霍家带来的谢礼比程瑜瑾想象的还要丰厚,当然,最让她满意的,是霍薛氏一同带来的婚约。

  霍长渊感激程瑜瑾的救命之恩,想以正妻之礼相聘。

  程老夫人当时就笑得合不拢嘴,庆福郡主和程瑜瑾向来面子情,但是挂名养了多年的女儿能有一桩好归宿,庆福郡主也乐见其成。宜春侯府乐开了花,但侯府面子总要有,长辈们欲盖弥彰地推脱,说要问问姑娘的意见。

  问程瑜瑾?程瑜瑾她当然乐意啊。事实上,这才是她救霍长渊的真实目的。

  建武二十一年年末,宜春侯府沉浸在巨大的欢喜中,一个空架子侯府搭上了朝中最有前途、最年轻的新贵侯爷,真可谓举家欢腾,程老夫人连连念叨这些年没白养程瑜瑾。

  程瑜瑾完成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投资,不出意外,她下半辈子的荣华富贵也有保障了。程瑜瑾心满意足,从此足不出户,安心在家里准备嫁妆。

  那时候程瑜瑾身边太过喧闹,她没有注意到,程瑜墨从山庄回来后就郁郁不乐,一场病拖了许久。她也没有注意到,霍家订婚的态度,太过急切了。即便报恩,未必只有娶了她这一种做法。

  可惜,她没有注意到。

  按道理一切已经尘埃落定,可是进入二月起,程瑜瑾开始无端心惊肉跳,连睡觉也不得安生。昨天晚上,她就做了一个长长的梦。

  程瑜瑾五更天被突然惊醒,浑身冷汗涔涔,再也无法入睡。她在床上躺了很久,按道理只是一个梦,把梦境当真就太可笑了。可是程瑜瑾莫名觉得,这不是开玩笑。这是真的。

  她在梦中看到了自己,但又不完全是她自己。她如同一个傀儡般,被提着线,从头经历了一遍“程瑜瑾”的人生。

  梦中的她和现在一样,同样出身在白玉为堂金做马的宜春侯府。宜春侯府二太太阮氏生出来一对双胞胎姐妹,此时大太太庆福郡主进门快五年,未有生养,反倒是新媳妇阮氏一年就抱了俩。虽然只是一对姑娘,但毕竟是程家孙辈第一个孩子,吉利,所以程老夫人做主,将双胞胎中的姐姐抱给大媳妇庆福郡主做女儿,想要让大房沾点儿女喜气。

  后来,这两个孩子分别取名为,程瑜瑾,程瑜墨。

  程瑜瑾很小就知道自己和二堂妹是同胞姐妹,但是她同样知道,阮氏是她的二婶,她唯一的娘亲,是庆福郡主。

  只能是庆福郡主。

  程瑜瑾和程瑜墨小时候长得像,随着渐渐长大,五官长开,姐妹两人的差距也显露出来。程瑜瑾身体更好,五官更漂亮,性格也更端静。反而是程瑜墨,因为双胞胎本来就比寻常孩子弱,程瑜墨还是后出娘胎的,就更显弱质纤纤,连眉眼都是细细的。

  自家人不说是程老夫人、庆福郡主等,就是一个奴婢,在程家伺候久了,也能一眼看出来大姑娘和二姑娘的区别。可是对于外人来说,谁会仔细看五官,同府姐妹长相本来就相似,再加上她们俩年龄一样,小姑娘打扮也相似,所以时常会被弄混。

  程瑜瑾就在日常解释“我是大姑娘瑜瑾”中,长到了十四岁。

  这年冬天,她在大雪中救了一个男子。第二年,她嫁给了这个男子。

  这个男子叫霍长渊。

  大婚那天,程瑜瑾十里红妆,声势浩大地嫁给了霍长渊。闺中姐妹们都羡慕她嫁了个好夫郎,霍长渊年纪轻轻已经是侯爷,程瑜瑾一过门就是侯夫人,比其他女子至少少熬二十年。而且,霍长渊去年刚刚在西北立下军功,风头正盛,前途不可限量,他本人亦是英武俊美,健壮挺拔。这样一个好夫婿,竟然就被程瑜瑾套牢了,真是气煞人也。

  那时的程瑜瑾并不知道,她已经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,成了别人故事里的恶人。

  婚后,程瑜瑾和霍长渊的生活大致如她所料,只不过是婆婆难缠了一些,丈夫太甩手掌柜了一些,霍家的规矩太大了一些。那几年外人看着程瑜瑾鲜花着锦,风光无限,只有她自己知道关上门是何等艰难。可是这也没什么,每个女人都要经历这一关,她不用伺候太婆婆,自己拿住了管家权,已经比大多数女人都好了。

  婚后第二年,她终于怀孕。霍长渊七岁时父亲战亡,霍薛氏守寡。这些年一直是霍薛氏艰难将霍长渊拉扯大,母子二人相依为命,霍薛氏对儿子有着超乎寻常的占有欲。自从程瑜瑾进门,霍薛氏一直对程瑜瑾时冷时热,变着法拆散他们夫妻相处的时间。程瑜瑾没办法,只能依婆母的意,不再和丈夫亲热。

  可笑的是,霍薛氏不让他们夫妻亲近,却逼着程瑜瑾生孙子。程瑜瑾一肚子苦水却没办法说,所以婚后第二年,那个孩子到来的时候,可想而知程瑜瑾有多欣喜。

  她立即扔了管事权,欢欢喜喜养胎。因为深闺无聊,她还从娘家接了妹妹过来。程瑜瑾之前就和霍长渊不亲密,现在怀了孕,更不会让他碰自己的身体。那段时间霍长渊休战在家,程瑜墨每日来找她说话,程瑜瑾摸着日渐圆滚的肚子,只觉得孩子、丈夫、妹妹都在身边,实在是岁月静好,再无遗憾。

  然而她身边丫鬟的脸色越来越怪,杜若好几次欲言又止,看到程瑜瑾幸福的表情,终究没舍得说出来。但程瑜瑾毕竟不是傻子,她察觉不对,仔细逼问丫鬟,才知道她昏睡养胎的时候,霍长渊时常和程瑜墨说说笑笑,举止亲昵。

  恍若晴天一个霹雳,劈的程瑜瑾呆立当场。她嘲讽自己,枉费你自称完美闺秀,滴水不漏,竟然犯了这种可笑的错误。程瑜瑾只以为是自己精力不济,不能时常看着,所以才让霍长渊和程瑜墨增多了相处机会,犯下这种丑事。一个是她的丈夫,一个是她的妹妹,程瑜墨无论如何都不想闹得双方都难堪。

  所以她趁霍长渊去军营训兵的时候,叫程瑜墨进来,旁敲侧击地说了很多。她自认为给双方都留足了面子,但凡一个懂事要脸的闺女,听到这里肯定懂了。没想到程瑜墨听懂倒是听懂了,却哭着跑开,认为被程瑜瑾羞辱了。

  程瑜瑾气性上头,没有理她。当天,程瑜墨就套车回家去了。霍薛氏派人来问,程瑜瑾只是笑着打马虎,给程瑜墨、霍长渊留足最后一丝颜面。

  她以为一个妻子兼姐姐做到如此,实在是仁至义尽,她等着霍长渊回来给她一个说法。没曾想,霍长渊从军营回来,一听说程瑜墨走了,当即转身去追,留程瑜瑾一个人站在屋里,面对着满满当当的下人,良久不知该如何反应。

  霍长渊再回来,就对她冷眼相加,说她是“毒妇”。程瑜瑾直到死都没想懂,她替霍长渊操持家事,忍耐难缠的婆婆,而霍长渊却背着她和妹妹私相授受。她毒在哪里?她错在哪里?

  程瑜瑾在郁郁不平中提早发动,早产加难产。生下孩子后,霍薛氏忙着去看孙子,没有管躺在产床上的程瑜瑾。程瑜瑾那天大出血,很快就死了。

  梦中的她死了,程瑜瑾也终于从梦魇一样的状态中挣脱出来。可是她的魂魄却不能抽身,依然飘荡在靖勇侯府,眼睁睁看着故事接着往下发展。

  原来,从另一个角度,这个故事是这样的。